昵称

人生就是不断的跳坑挖坑和填坑弃坑
↑坑多口味杂谨慎关注↑
↑冷西皮爱好者↑

基本都是鱼,混入了一个夭折了的6927漫,然后就全是家教单人/白花花/蓝波/小兔子

……贫穷饥饿的日子只能自产自销,大佬们确定不来一发L27吗?
年下养成床下撒娇床上真男人。在你怀里哭着哭着,当你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就已经被推倒了——哦,有时候眼泪这是一种适当的撒娇拐骗手段……

我说这么多其实就只是想白嫖

查看全文

【L27】
。图仅p1为创作【使用了网络模板】,后面5张为漫画和动漫截图
。重温家教有感而发,诸君我吃all27 5127 L27 4827,嗯是的偏爱冷门
。脑洞了几个片段。分别在蓝波的不同时期
。没有文笔↓不介意的话可以看看↓
。。。。

  小屁孩儿知道什么呢?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当他跟随众人去到人群中时,他看到的是什么呢?一双双皮鞋和焦急奔走的腿。他太过矮小,独自立于人海时便什么也看不见。看不见对街橱窗中新推出的蛋糕,看不见便利店里摆出的玩具,他感觉到身侧与自己同行的少年停了下来,他仰起头,发现对方正看向他的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。
  他生气了,不再试图通过独立行走而证明自己是个大人,扯着对方裤腿大声明令着对方将自己背在肩上。
  这样就好了!他想,和这个人在同样的高度,就能看到他的世界了,年幼的小奶牛讨厌被被排除在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不是首领而是哥哥,他是这么想的。
  虽然这个哥哥并不怎么听话。
他知道什么呢?必要的事情他都清楚,而现在他却只知道,年轻的彭格列十代首领又对他有所隐瞒了。
       无法隐藏的黑眼圈,坐下时腰部片刻的僵硬,与平日无异的抱怨中隐印出的虚弱感——
  他在首领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会儿,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,起身走到那人办公桌前,直接拿起那杯半凉的咖啡喝了起来。“你应该再加一些糖的。”他说。年轻的首领冲他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来,告诉他自己现在有些累,糖包在柜子里,让他自己取一下。
  他没有反应,就那样站着,盯着对方的脸看了会儿。
  他说,太无聊了。
  明天陪我逃出去玩吧,阿纲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他应该做什么呢?他不知道。
他甚至没想过指环战后他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。此时是深夜,他眼前的是熟睡的、二十年前的十代首领。
  他有些想哭了,大人的皮囊不适合他。指环战出于局面,他来不及过多的表露什么,而现在他可以安心了。但眼泪没有决堤,喉间酸涩,发不出声,却不由的扬起了嘴角。一个洋溢着幸福与满足的笑在黑夜里,月光又将这份笑意衬出一起哀凉来。
  也许这就够了,他想。
  小心的坐在床沿上,鞠身端详着那年轻的睡脸。成人结实有力的身子渐渐低了下去,只在额心相抵时顿住。
  这就够了,再进一步的话,某杀手先生怕是不能完全坐视不管了。

 

查看全文